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胡耀邦之子父亲参加革命的赤子之心永远未变

2018-09-26 11:27:26

胡耀邦同志在“文革”中手绘的随游击队前往莲花县的路线图

胡德平《中国青年报》

50多年过去了,不管父亲的思想、经历有多大的变化,他参加革命的一颗赤子之心,好像永远未变。

非常感谢中共江西省莲花县县委和全国政协编著的《胡耀邦在莲花》一书出版,此书又名《胡耀邦革命生涯站》。把莲花作为父亲革命生涯站,是母亲饱含深情的说法。莲花县县委的夏兴书记,嘱我为此书撰写一序,我愿从我掌握的史料中整理一篇回忆,万不能作为序文。

莲花作为中国土地革命块红色苏区——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根据地的一部分,有着光荣的革命历史。“莲花一支枪”的说法,就是革命群众为保存革命枪杆子而付出生命代价的一则生动自助领彩金的白菜网。以后莲花成为红军湘赣边区的一个县,并在这里发展起来红六军团。王首道、袁德生、萧克、王震、甘泗淇、余秋里、张启龙、谭启龙、王恩茂等革命老前辈都是从这里成长起来的,以后成为共和国的党政领导人。母亲说:莲花是你父亲革命生涯站。准确地说,应是父亲走出家乡,参加革命的站。

父亲的家乡是湖南浏阳县中和乡苍坊村,与文家市相距20里地。1927年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震撼了整个湘赣边区。父亲和同学杨勇在浏阳文家市里仁小学亲眼目睹了这样一支败而不垮、退而不倒的工农武装,如何又一次整顿行装,引兵井冈的壮举。这是父亲在他不满12岁时次见到毛泽东;也是父亲骑在学校的墙头上次听到毛泽东的演讲。在1929年下半年,父亲的家乡一带已成为赤白交错,红军活动的游击区。父亲这时已考入浏阳的公学,即浏阳中学。因为国内的大革命影响,社会矛盾的激化,父亲已把很多精力用来阅读各种报刊、进步书籍,关心社会问题,而不像原来那样苦读书本了。1930年上半年,父亲的家乡已建立了公开的乡苏维埃政府,我的伯父胡耀福已是中共党员,姑姑刘建冬已是团员。这年的5月,红军攻克浏阳。父亲巴不得红军再攻下长沙,便随同学、秘密团员万宝文一起去了长沙。在长沙妙高峰中学住了3天,因听说红军主力已经转移,便回到家乡,经邱维和李敦初的介绍加入团组织。邱维原名杨菊芬,几年后在中央苏区病故。李敦初是一名木匠,他和父亲的家相距20里地。父亲入团以后,随即到乡苏维埃政府做秘书工作,7月兼任团支部书记。这段历史,家乡的老人都知道,老人们至今还能回忆起父亲当时写的一条标语:“七十二行早回家,晚上被杀莫怪他!”这是震慑敌人、奸细的红色暴力宣传。在苍坊胡家祠堂的外墙上,也留满了父亲写下的不少标语口号!解放后,仍然保留了很长一个时期。父亲小小年纪便已卷入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的洪流中了。

1930年下半年,中央红军在浏阳文家市全歼了国民党戴斗垣旅之后,父亲家乡的革命政权更加巩固,他被调到区里工作了一个月。就在这里,父亲接到湘东南团特委彭竞铎的来信,要他去湘东南党团特委驻地——罗霄山深处的莲花县工作。从家乡到莲花,要通过萍乡到宜春的公路,还要渡过袁水,因为这里是敌人的交通要道,驻有大量的国民党部队和地方武装,实际上是一条分割苏区的封锁线。

11月,父亲和一名李姓的高小同学,一起由万载游击队护送前往莲花。但中途和敌人相遇交火,部队无功返回。父亲很不情愿回到家中,觉得很丢人。但他早就下定决心,还要再次冒险前往莲花,哪怕春节临近。大约12月初,父亲又随游击队前往莲花。具体路线是从文家市出发到邻省的桐木镇,再经过今天的上栗市,从上栗东面进入山区,山区居民很少,所走的道路都是山涧、沟底或高山小路。然后涉过冬季的袁水,再翻一座大山,到达莲花时,他的衣服已被山上的荆棘、树枝划得破破烂烂,不成样子。在团特委书记罗青山的安排下,他在团机关中当了一名技术书记,即从事刻蜡板和抄写文件的文书工作。至今在莲花的官厅——湘东南党团机关的所在地,还保留着父亲当年的工作室,在一面高大房屋的墙壁下至今还保有几条已经褪色的大标语:“实现共产主义!”“实行阶级总动员,消灭残酷的世界第二次大战!”“保护苏联!”“拥护第三国际”。莲花县这所官厅大宅很有来历。它是清光绪年间湖南巡抚朱之杰父子3人的豪宅,占地近1万平方米。因3人都中了进士,所以也称进士第。

父亲到莲花后只是湘东南团特委的一名印蜡板的技术书记,为何他当时的工作室和住处能保留下来,为何又和当时苏区领导的宿舍相邻一起?我希望这不是后人的随意附会,如果那间房屋确实是父亲当时的工作室的话,我认为有一个理由可以说清楚的。那就是当时的上海中央同湘东南特委有一条秘密的联系通道。由上海送来的机密文件都用米浆写在白布上,或写在衬衫上。父亲和其他同志就要用碘酒刷洗后才能看出字来。或许是这件机密工作让父亲的工作室兼住处才能和当时领导的宿舍相邻吧!1930年6月党内“立三路线”通过的《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首先胜利》决议案,就是父亲等人用这种方法翻印后抄写出来的,但时间已过去半年多了。

当时在湘东南苏区工作的老同志,活到解放后的前辈有谭余保、谭家述、段苏权、刘导生、谭思聪、陈韶、陈武。父亲在湘东南团特委的技术书记的岗位上工作不到一年,也就是1930年年底,他担任了团特委儿童局书记的职务。不久中共湘东南特委和赣西南特委合并成立了湘赣省委,父亲荣任了湘赣省委儿童局书记,工作岗位从江西莲花移至江西永新。

父亲从一个不满15岁的少年离家奔向罗霄参加革命,能够受到革命队伍的关爱和培养,这和当年湘赣苏区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是分不开的,也是红军队伍中很难得到的殊遇。这种关爱和培养对他来说是终身的,但绝不浪漫。因为终身也有幸运的成分,否则他躲不过“AB团”的嫌疑罪名,也会是场悲剧。

当时的湘东南特委就办有一所列宁小学,学生都是革命烈士的子弟和贫困人家的伢子。学生入学一律实行免费教育,还发伙食费,每餐八人一桌,三菜一汤,餐餐有荤,每月有3元的伙食费,月末结算竟然还有1元左右的节余。由此可知湘赣苏区对文化教育的重视。父亲所以能在莲花创作出《时刻准备着》的歌曲,就和列宁小学的生活有关。歌中唱道:

你们是贫苦工农的小弟妹,

我们是从小做工的苦姊哥;

我们都是皮安尼儿,

我们要时刻准备着!

喂!你吹打打帝的号,

来!我们齐唱啦啦啦的歌!

先努力把这些怪物打掉,

再携手儿向鲜红的苏维埃乐园走!

大家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列宁小学设有9门功课,主课之外,还有音乐、美术、体育科目。学校还配有洋鼓、洋号、风琴、民乐等器具。父亲说的“打打帝的号”“啦啦啦的歌”都不是凭空想象的。

湘赣的少先队、儿童团不但是学习、娱乐、站岗放哨、戒烟、戒赌、做群众工作,而且也接受军事训练,为红军输送革命军人,少先队就是一支半军事化的组织。当时湘赣苏区组织过3次少先队、儿童团大检阅,人数多一次近万人,受阅人员均统一着装

胡耀邦之子父亲参加革命的赤子之心永远未变

,个个或背着大刀,或扛着梭镖,游行受阅,甚是威风!这次检阅之后,少先队员中就有500多人集体报名参加红军。一张历史照片,反映了这次检阅的盛况,照片中就有父亲少年的身影。1933年8月5日,红军组建“少共国际师”,全师近万人。在湘江战役中殿后的战斗中,大部分人牺牲,幸存者编入红一军团。陈光、冯文彬、肖华、彭绍辉、曹里怀都在师里担任过领导职务。

1982年,父亲和刚刚离休的彭富九将军谈话。俩人都在湘赣苏区儿童团工作过,父亲向他建议:“你有时间总结一下苏区的儿童团工作吧。”又说:“当年的小伙伴能一起长征出来该多好啊!”50多年过去了,不管父亲的思想、经历有多大的变化,他参加革命的一颗赤子之心,好像永远未变。

2011年,我和一些朋友到莲花参观了革命博物馆,两副对联引起我的注意。一副对联是当年县委书记写给赤色自卫队队员贺国庆的。大革命失败后,他保留了全县红色武装一杆枪。对联为:

一根枪支开辟红色地区在今岁;

万民团结推翻黑暗统治属未来。

还有一副对联不知作者是谁。对联为:

有知识的来这里讲几句三民主义;

无片土者到前线做一番阶级斗争。

两副对联,既反映了当时红色根据地人革命必胜的信心,也显露了红军指战员重武崇文的豪放胸襟。当时萧克同志是湘赣苏区的军团长,他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岁月里,竟然还在创作一部军事题材的小说。1988年这部小说整理修改完成,书名是《浴血罗霄》。我父亲收到这本书后,用一晚的时间抓紧读完,并写诗相赠:

致萧克同志

寂寞沙场百战身,青史盛留李广名。

夜度将军罗霄曲,清香伴我到天明。

我喜爱这首诗,罗霄山脉,青史传颂,彻夜读史,坚信明天的黎明。父亲对他革命生涯的站莲花和湘赣苏区,永远充满着清香的回忆。

(原标题:少年胡耀邦的革命站)

: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官方(xinlang-xinwen)。

[标签:内容2]




CVD&CVI系统报价
浮子混气系统报价
硬度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
博聚网